新鋪書屋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新鋪書屋 > 透視之眼 > 第17章 親戚的嘴臉

第17章 親戚的嘴臉

-

邱世全應了一聲,衝站在池邊的保安們叫開了:“還愣著乾毛,把這兩鳥貨丟出去。

”眾保安七手八腳趕的趕拖的拖,把那還在愣神的三個傢夥弄上了池子,可憐那兩黑背心蛋痛未消又捱了不少黑拳,就連黃毛也被敲了幾膠棍,痛得這貨嗷嗷亂叫。

唐大少見徐青開了口,對邱世全的事兒也懶得多計較。

不過在一眾保安推著黃毛出門時,唐大少一個箭步衝了上去,揪住姓賴的衣領啪啪就是一串五百,扇得這貨腮幫子腫成了倆老麵饅頭。

“媽戈逼,你小子膽肥啊!以後老子見你一次打一次,滾!”罵完一記漂亮的側踢踹在賴少胸口,把這廝整個人踢出了門外。

唐國斌是江城地頭上正牌太子黨之一,本身就是空手道黑帶三段,姓賴的這種有幾個錢臭得瑟的角色在他眼裡屁都不是,要拿捏這種貨色簡直是易如反掌。

教訓完了賴少,唐國斌一臉淡漠的朝邱世全等人說道:“還不快出去,杵在這當棒槌麼?” 眾人如釋重負的舒了口氣,趕緊一溜煙跑了個乾淨,唯有韓雪用複雜的眼神閃了徐青一眼,咬著唇退了出去。

眾人剛出去,唐大少麪皮驀然一鬆,朗聲大笑:“哈哈哈!青子,你小子夠猛,瞧那仨膿包的熊樣就知道是你小子下的黑手。

” 劉有福也上前湊趣,用手指在徐青胸大肌上戳了戳,嘖嘖讚道:“真大,比我的還大,都快趕上井空美眉了,真懷疑你小子是不是用了周立波牌隆胸產品……” 徐青哭笑不得,翻了個白眼說道:“滾,有男人隆胸的嗎?哥們這是練出來的好不好。

” 唐國斌也向發現了新大陸似的湊了上來,伸手捏了捏徐青手臂上的腱子肉,又把手伸向了徐大胸。

“靠,再摸老子叫非禮了。

”徐青一陣惡寒,猛地往後一跳避過了唐大少的爪子。

這兩活寶真讓人頭痛,他現在很不得馬上跑去穿上衣服,有時候男人本錢太厚也是一種煩惱啊! “嘿嘿,你叫,有種你叫,你就是叫破喉嚨也冇人理。

”劉有福擺出一副陰險小人的模樣,伸著爪子一步步向徐青逼近。

……徐青徹底無語了,開了門奪路而逃,一溜煙跑到換衣間取出衣褲穿上,洗過溫泉之後再穿上這套臟不拉幾的衣服感覺有點咯得慌,摸了摸袋子裡的鈔票,心裡有了去換一身的想法,反正待會還要送劉胖子一台電腦,順便買兩套像樣的衣褲也好。

再次回到溫泉池,徐青謝絕了唐國斌叫吃晚飯的邀請,和劉有福一起出門打了個的士直奔雲都商貿城。

雲都商貿城是座小型綜合商貿城,這裡主營各種電器和服裝,這裡的東西明碼實價,質量方麵相當不錯。

商貿城第一層就是專營各種電器的鋪麵,各種品牌的電腦讓人目不暇接,最吸引人的是那些新出的台式一體機,看上去既簡潔又大方,不過劉有福對這種性價比不高的東西似乎不太上心,他選擇了自己寫單配一台電腦。

找了家代理聯想品牌的商鋪,劉有福順手拿起桌上的配置單瞧了起來,一位長相可人的促銷員小姐熱絡的上前招呼,她一眼就瞧出有意購買電腦的是誰,一個勁的用那甜得膩人的向劉胖子推銷聯想品牌機,當她聽到劉胖子說要自己配時,眼神中稍有些失望之色,但隨即又恢複了正常,一台高配置的組裝機提成也是頗為豐厚的。

本著花彆人的錢不心疼的原則,劉胖子儘選的最好的東西配,酷睿I7的CPU,華碩Ma 的主機板,極地冰城散熱器,WD 1TB 7200轉 64MB的硬盤,內存弄了個8G複仇者套裝,音響惠威原木豪華版,三星19寸液晶顯示器,海盜船GS電源,鍵盤鼠標之類的用的雙飛燕防水,機箱最普通也花了四百八,零零總總加起來一台電腦用了一萬二千八,還是所謂的打折後的價錢。

促銷小姐臉上笑開了花,當場拍板送了一堆攝像頭話筒之類的小玩意,還承諾送貨上門。

劉有福很瀟灑的寫了個地址電話,然後向一旁徐青伸手道:“給錢,墨跡什麼。

” 身旁有個甜瓜美眉陪著,這貨真把徐青當成銀行門口小屋裡站的奧特曼(ATM機)了。

徐青笑眯眯的從包裡抓出兩刀紙筆,數出一萬三畢恭畢敬的遞到了劉胖子手中,既然這貨想充麵子,哥就讓他倍有麵子。

劉胖子眼睛眯成了一條縫,樂滋滋跟著甜瓜兒交款去了,剩下徐青四處遊蕩,反正他有了台手提巨無霸,隻當是走馬觀花了。

不一會劉胖子樂嗬嗬的跑了過來,神秘兮兮的朝徐青眨了眨眼睛,小聲道:“哥們第二春來臨,那姓楊的美眉週末約我去壓馬路。

”說完還得意洋洋的掏出手機在徐青眼前一晃,上麵有一串電話號碼,姓名,楊靜。

“氧淨?這女人洗衣服一定不錯,你有福了。

”徐青笑眯眯的打趣道。

“扯蛋,改明兒我請你喝酒。

”劉有福笑罵了一句,攬住徐青肩膀一路說笑出了店門,攔了輛的士坐了上去。

徐青這纔想起買衣服的事情,無奈車已經啟動也隻好作罷,家裡的衣服湊合著還能穿的。

回到出租房已經是下午六點,徐青把錢和那塊翡翠毛料小心收進了床下的大號旅行箱,剛放進去又覺得不妥當,他索性把那塊石頭和銀行卡拿出來放進了書包,箱子裡隻放那一袋子錢,剛做完這一切嫂子秦冰打開了房門。

秦冰身後還跟著一個矮胖的中年婦女,這人徐青以前也見過,是嫂子二叔的老婆,當初為了給大哥徐斌治病,秦冰求親告戚的借了不下十萬元外債,從她二叔家就借了五萬,不用說她二嬸又是來催債的。

“青子,給二嬸搬條凳子過來,再泡杯茶,我先去換件衣服。

”工作了一天的秦冰已經很累了,她很想好好休息一下,今天二嬸催債到了廠裡,藉著進房換衣服的當口也能想出些說辭來。

“得,我坐也不坐了,茶也不喝,今天就想來問個準信,你欠的那五萬塊錢打算幾時還清?”二嬸開門見山,根本不給秦冰緩和的機會。

“二嬸,我不是每月都打一千塊到您賬號上麼?這都快兩年了,怎麼會還有五萬,您是不是記錯了。

”秦冰每月省吃儉用就為了儘快把欠下的債還清,冇想到這都給了快兩萬了,居然還會欠對方五萬。

二嬸一撇嘴道:“當初借錢時不是說好了每月兩分利,你還的那點錢剛夠利息,今天我要的是本金,這白紙黑字的寫得清楚,你可是按了指模的。

”說完大模大樣的從頭裡掏出一張疊成四方的紙,攤開來遞到秦冰眼前。

秦冰接過來一瞧,整個人倏然呆了,咬著唇反覆看了幾遍,這才顫聲道:“二嬸,當初借錢的時候明明說好的是一年兩分利息,這借條上怎麼變了一月兩分利……您……這。

” 二嬸一把抽過秦冰手中的借條,冷聲道:“這年頭欠錢的是爺,借錢的是孫,小冰啊!不是二嬸說你,好端端的個大姑娘為個冇做一天夫妻的死鬼守哪門子寡,還帶著個吃乾飯的拖油瓶,隻要你答應了嬸子以前說的那件事,這筆債就當是個屁放了,你還能吃香喝辣坐奔馳,住彆墅……” “夠了,要錢我現在冇有,您說的那件事我不可能答應,以後每月我會再加五百塊打到您賬號上的,行不行就這樣了。

”秦冰也被這種近乎欺詐的行徑激怒了,當初分明說好是年利,現在稀裡糊塗變成了月利,這讓她心裡無法接受。

這可是她嫡親二叔的老婆,竟然能做出這種趁人之危的事情來,憤怒之餘秦冰心裡充斥著一種被親人欺騙的深深失落,淚水開始在眼眶裡打轉,但她強忍著冇讓淚珠流下。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