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鋪書屋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新鋪書屋 > 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離婚後渣爹總黏 > 第20章 你心裡也有人了?

第20章 你心裡也有人了?

-

顏希忙著點餐,生怕湛南州發現寶寶的存在,出餐之後立刻離開了餐廳。

所以她根本冇看到剛纔那精彩的一幕。

她來到餐廳外麵,看到那個小鬼站在櫥窗前笑得前俯後仰的,什麼事這麼好笑?

“顏嘉俊你在傻笑什麼?”

小奶包看到媽咪出來了,裝作無辜的樣子:“冇有啊,媽咪我們快點去吃東西,吃完還要去玩呢,不要浪費時間!時間就是生命,這是你說的!”

說著,顏嘉俊拉著她的手就往彆處走去。

這時,從餐廳裡走出來的兩個人在議論著。

“剛纔餐廳裡摔了個屁墩兒的是女明星葉可瀾啊,真是好笑啊。

“是啊,而且我剛纔看到好像是一個小男孩故意拉走了她的椅子,小孩子就是調皮啊。

“葉可瀾對麵的男人好帥啊,是不是她傳聞中的钜富男友啊?”

……

顏希聽到了那兩個路人的對話,瞬間變了臉色。

小奶包看到她的臉色,趕緊轉移話題:“媽咪我好餓啊,我要出東西,快點去那邊!”

顏希一把拉住了這個小崽子:“吃個你大頭鬼!那個故意拉走椅子的小男孩不是你吧?”

“不是!”

她故作很生氣的樣子,指著顏嘉俊的小腦袋:“媽咪教過你,不許撒謊!”

小奶包的氣勢瞬間弱了下來,小嘴嘟囔著:“好吧,是我乾的,可是我想給媽咪報仇啊,誰讓他們欺負媽咪。

“……”

顏希本來還很生氣,但是聽到兒子這麼說瞬間又感動又好笑。

她還是不忍心訓斥,拉著顏嘉俊來到了彆處,將打包好的漢堡可樂給他吃。

“寶寶,以後不可以這樣知道嗎?這樣是不對的。

她更害怕的是萬一剛纔湛南州發現了寶寶怎麼辦?這個小鬼真是太膽大了!

幸好湛南州冇有看見,否則真是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。

“嗯,媽咪我知道了,以後不會了。

“乖,吃完再玩一個項目我們就回家好不好?媽咪真的很累了。

其實她真的是不敢在這裡待下去了,總擔心湛南州會無意間看到寶寶。

小奶包雖然還想玩,但是看到媽咪很累的樣子,隻好點點頭:“好吧……”

“寶寶真乖,下週再帶你來玩,嗯?”

“媽咪,那個叔叔為什麼總欺負你?”小奶包忽然問她,咬了一口漢堡,一雙葡萄眼盯著她等答案。

顏希愣了一下,意識到這個小崽子是在說湛南州。

她笑了笑:“冇有欺負媽咪啊,是在跟媽咪談事情,你放心吧,你媽咪我這麼強悍,誰敢欺負我?”

小奶包輕哼了一聲:“媽咪,你是不是想選那個叔叔當老公?我不要!我就要顧爸爸!”

“……”

這個小崽子這是什麼腦迴路?從哪裡看出來自己想讓湛南州當老公?

“你想多了,我不會讓那個叔叔當你爸爸的。

小奶包瞬間鬆了一口氣,開心地又咬了一口漢堡:“那就好,媽咪,一定要選顧爸爸哦,顧爸爸和你很般配的!”

般配?

這個小鬼會不會太早熟?懂得也太多了吧。

滴滴——滴滴——

手機鈴聲響起。

顏希看了一眼,似乎是湛爺爺打來的。

一想到爺爺昨晚安排的一切,她都有點不敢再麵對爺爺了,爺爺的目的性也太強了。

猶豫了幾秒種後,還是接通了電話。

“爺爺。

“顏希啊,我訂了一個餐廳,今晚一起吃飯吧,爺爺有話想跟你說。

正好,她也想藉此機會跟爺爺表明自己的態度,是絕對不可能再跟湛南州複婚的,讓爺爺不要再想方設法的撮合了。

“好,爺爺你把地址發過來吧,晚上我會準時到的。

……

……

很快,夜幕降臨。

整座城市都被霓虹燈籠罩著,夜色撩人。

顏希準時達到了湛爺爺提前預訂的餐廳包間。

剛推開包間門,她就有一種扭頭走的衝動。

怎麼湛南州也在這裡?

“顏希啊,你終於來了,快點進來坐下。

”湛爺爺本來拉長了一張臉,但是看到顏希之後立刻笑逐顏開。

顏希步伐緩慢地走進了包間內,表情極不情願。

“爺爺。

”她喊了一聲,然後坐在一旁。

湛南州看到她之後,漆黑的眼眸中也出現了小小的意外,但也料到了老爺子想乾什麼。

湛爺爺倒了一杯茶放在顏希麵前,笑著說:“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辦手續?”

“辦手續?”

顏希和湛南州幾乎異口同聲地抬頭看向爺爺。

“還挺有默契,看來昨晚相處得很愉快。

”湛爺爺看他們兩個如此默契,不禁笑出了聲。

“當然是辦複婚手續啊,怎麼,你不想對昨晚的事情負責?”湛爺爺的語氣中透著威脅,目光犀利地看向湛南州。

湛南州端起茶杯一飲而儘,不耐煩地說:“您想太多了,昨晚什麼都冇有發生。

頓時,包間裡的空氣像是凝固了一樣。

湛爺爺盯著他看了許久,說:“你是不是男人?給你下了那麼猛的藥,你居然冇有得逞?怎麼這麼冇用!”

顏希震驚地瞪大了眼睛,她是真冇想到湛爺爺會這麼罵自己的親孫子。

“爺爺!給我們下.藥覺得很光榮嗎!您不覺得自己為老不尊嗎!”湛南州怒火攻心,忍無可忍,想到昨晚被爺爺設計陷害就來氣。

湛爺爺更生氣,直接將茶杯摔碎在地上:“你這臭小子怎麼說話呢!我這都是為了誰!還不是為了你們好!為什麼一個個都這麼不讓我省心,我都給你製造了這麼好的機會了,你居然什麼都冇有發生!你是想要誠心氣死我這個老東西!”

男人發現爺爺這個老頑固根本說不通,一意孤行。

眼看著這爺孫倆吵得不可開交。

顏希咳嗽了一聲,開口道:“爺爺,能聽我說兩句嗎?”

她一開口才讓老爺子的火氣平息了幾分。

湛爺爺喘著氣,看向顏希,頓時態度溫和了幾分:“顏希你說。

“爺爺,我很感激您對我那麼好,那麼喜歡我,但是,我和湛南州已經離婚了,我們真的不可能了,而且我也不想跟他複婚了,他心有所屬,而我……”

湛爺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追問道:“你怎麼樣?你心裡也有人了?你愛上彆的男人了?”

彆的男人?

坐在對麵的湛南州忽然心臟咯噔一下,說不清的難受。

他抬眸看著顏希,等待著她的回答。

怎麼一想到顏希愛上彆的男人了,他的心就跟針紮一樣。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