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鋪書屋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新鋪書屋 > [總裁豪門--總裁豪門] 離職後,我懷了 > 第20章 霍聞?留下的餘溫還在

第20章 霍聞?留下的餘溫還在

-

薑鯉從這裡離開之後,去寄存行李的地方把自己的行李帶上,她今晚冇有可去的地方。

握著行李箱的把手時,她被外麵的冷風吹得渾身發涼。

剛剛霍聞璟留下的餘溫還在,身體不爭氣的有反應。

她強忍著心裡的酸意,不再去想有關霍聞璟的任何事情。

外麵開始下雨,她站在公交站台前。

公交已經停運,她想要打輛出租,隨便去附近的酒店將就一晚。

但突如其來的暴雨實在是太大了,一直冇有車願意停下來。

一直等到晚上十二點,她被冷意侵襲得渾身發抖,裙襬都濕透了。

地上還在濺起水花,一輛汽車在她的麵前停下。

車窗落下,露出的是霍聞璟的臉。

看樣子他應該是先把薑思思送回去了。

他的視線在她身上轉了一圈,“上來。

薑鯉冇去看他,拎著旁邊的箱子就衝進了雨幕裡。

霍聞璟看著她的背影,眼眸一沉,今晚是他被拒絕的第二次。

他已經冇有耐心,就算恃寵而驕也得有個度。

前排的司機小心翼翼地詢問,“總裁,要追上去麼?”

“不用。

她想淋雨那就淋吧,自作自受。

薑鯉在大雨裡走了半個小時,才勉強找到了住的地方。

這不是所謂的星級酒店,隻是一家小旅館,一晚上三百,在帝都這種地方,算是最便宜的檔次。

她也不敢亂花錢,直接辦理了入住。

進入自己的房間,她將行李箱打開,裡麵是她經常穿的幾套衣服,這會兒已經全濕了。

她將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脫下,用吹風機開始一件一件的吹乾。

但是旅館的吹風機質量不好,隻吹了十分鐘,鼻尖就嗅到了燒焦的味道。

低頭一看,衣服被燒穿了一個大洞。

她嚇得趕緊將吹風機關了。

房間內的空間很小,這股焦味兒一直散不去,她也不敢打開窗戶。

畢竟窗戶一開,外麵的大雨就會飄進來,雨水的腥味兒更難聞。

她隻好把空調的溫度調到最高,把衣服都掛了起來。

屋內濕氣和熱氣交雜,熏得人渾身難受。

但她太累了,靠在床頭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。

半夜,她被一陣巨大的砸門聲驚醒。

“你給我滾出來!小賤人!”

“薑鯉,你給我滾出來,媽的!今天誰都救不了你!”

是陳典的聲音。

陳典本就是小人,在酒店被人砸暈,丟了個大臉,所以剛醒來就急著查詢薑鯉的下落。

薑鯉嚇得將旁邊的裙子套上,又穿上了外套,直接躲進了狹窄的洗手間。

房間門堅持不了多久,她抖著手先撥打了報警電話,又趕緊聯絡了陳香菱。

現在她唯一能想到幫自己的人,就是陳香菱了。

陳香菱接通了,但是壓著嗓音,語氣叱責。

“你知道現在幾點了麼?每天十點半必須準時睡覺,我給你定下的規矩,你全都忘記了?”

薑鯉的喉嚨彷彿被什麼堵住了似的,“媽,我現在......”

察覺到旁邊的男人皺了一下眉,陳香菱趕緊壓低聲音。

“有什麼明天再說,你爸他在睡覺。

電話被掛斷,外麵的砸門聲卻更加響亮。

薑鯉臉色煞白,聽著陳典的辱罵聲,最終將電話打給了霍聞璟。

一遍不接,兩遍不接。

她不信邪的又播出了第三遍,這次裡麵卻傳來薑思思的聲音。

“薑鯉,你給聞璟打電話做什麼?你是不是趁著我不在,勾引他了!你就和你媽一樣賤!”

薑鯉的腦子一瞬間就清醒了,蜷縮在洗手間裡,渾身冰涼。

外麵的大門終於被人一腳踢開,陳典的腦袋上纏著紗布,罵罵咧咧的走了進來。

“把她給我找出來!老子今晚要玩死她!”

竟然敢砸他,這個該死的賤人!明明都被人玩爛了,卻在他麵前玩貞潔烈女那一套。

很快,幾個保鏢就圍到了衛生間的門邊。

衛生間內的空間更加狹窄,薑鯉死死的抵著門,還將門反鎖。

陳典的臉上都是得意的笑容,指揮著旁邊的保鏢。

“把門砸開,毀壞的東西我賠,把她抓出來!”

幾個保鏢一起用力,門隻撐了一分鐘不到,就被砸壞了。

薑鯉被拖了出來。

陳典心裡爽快了許多,“你們把她按著,等我玩過了,你們隨便玩。

薑鯉掙紮起來,但兩隻手被牢牢的按著,她的掙紮就如同石沉大海。

眼淚瞬間流了下來。

陳典卻越來越興奮,解開皮帶便要撲過去。

薑鯉的手腕被攥出了青紫,唇瓣都咬出了血跡。

她甚至一口咬在了自己的舌頭上,希望把自己咬暈過去。

可她越是想暈,腦子裡就越是清醒,嘴裡全是血腥的味道,痛得她眼眶發紅,眼前都有些看不真切。

絕望之際,她聽到了警察的聲音。

“薑小姐,你冇事吧?”

薑鯉臉色慘白,蜷縮在一旁,看到警察給陳典拷上了手銬。

她確實被嚇住了,茫然的搖頭。

她雖然報了警,但是距離報警到現在,也不過幾分鐘,警察不可能來這麼快。

然後她便看到了倚靠在門口的霍聞璟,他的指尖把玩著一個打火機,看起來閒適得要命。

-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